【群活动】练笔+不会有后续

【群活动】


ps:疼痛娘文笔太好以至于自己怎么写怎么不对_(:_」∠)_


被囚禁的第十三天。


我放弃了最后的抵抗,任凭锁链的冰凉感让我的血液一点点凝固。仿佛在水底一般,我的思绪在飘荡。最后一点点的声音好像是从远方飘来的,教堂的钟声……


走廊有人走动的声音,我漫不经心地数着步数。在最后一声皮鞋踏地声消失时,房门被打开。新鲜的空气在屋内涌动,我抓紧时间深吸一口气,但很快,我就不停地咳嗽起来。然后,喉头一甜,脑袋一瞬间变成空白。


“缪斯。”来人呼唤我的名字。谁?我抬起头,鲜血顺着嘴角滑落。


是他……是他……瞳孔一瞬间紧缩,然后全身战栗起来。他的出现,无疑是我最后一丝希望的破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胸口有什么在隐隐作痛,叫嚣着仿佛要撕裂我的神经一般钻出我的体内。


完了,一切都完了。


角落里,名为【花】的生物还在继续绽放。

++++++++++++++++++++++++++++

这是哪里?入眼是一群穿着白衣服的人围着一把轮椅,上面坐着一个人,但是我却看不清她的脸。


『检查神经系统。』


『没有损伤。』


『生命活动正常。』


他们在做什么?实验?什么实验?


『锁定,开始注射。』


捆在轮椅上的人是谁?他们注射了什么在她体内?


『缪斯。』


'缪斯'?这不是我的名字吗?!在轮椅上的人难道是我?!


『已成功将'种子'植入实验体,请下达接下来的指示,上将。』


画面中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人,我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心中总是有股莫名的熟悉感,但那穿着军服挺拔的站姿又让我有点陌生。


『这真是美丽的杰作。是叫'缪斯'是吗,确实是无愧于这个名字。』


那位被白衣服的称为上将的人发出了赞叹,他似乎非常高兴。


『接下来就让我们等待它的盛放的那一刹那吧。』


还没有等我有所反应,画面突然就变得扭曲,像是所有的颜料混杂在一起那种令人作呕的旋转。


“!”


大脑像是缺氧了一般突然从混沌中清醒


“咳咳咳!!!!!!!”


长时间没有水源流进喉咙所产生出的抑制不住的瘙痒感,迫使我发出剧烈的咳嗽声。

被迫清醒的感觉可不好受,猛地睁开双眼却因剧烈的强光而反射性闭眼


“醒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我没有马上回答,调整了下自己急促的呼吸慢慢让双眼逐渐适应光线,剧烈的白光的照射让我有种眩晕的感觉,除了之前的一句问话,周围没有任何声音,我竟开始以为之前都是我的幻听。


“能给我一杯水吗?”长时间没使用过的声带摩擦发出沙哑的声音,


该死的,眼睛还是没有适应强烈的光线。我在心中咒骂那些把灯调高亮度的人,尝试了许多次我干脆放弃,干脆闭起眼睛什么都不看。

水很快就来了,在黑暗中喝水真是种奇妙的感受。温水很好的滋润了我的喉咙,我觉得比前面舒服多了。


之后他似乎没有任何动作,我也没有再发出什么要求,气氛陷入了沉寂。

忍受不了这种沉默的气氛,我只好率先向对方发问。


“这里是哪里?”


“监禁室。”


真是简洁的回答。不过看来我还是没能脱离那个鬼地方。心里小小的失望了一下,除了环境由极黑变成了极白,对我来说都是监禁。


忽然感觉光线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强烈,我有点诧异,睁开眼睛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经坐到了我的对面。

黑亮的眼睛就这样直直的与我对视。我不想移开视线,他的眼中似乎有另一个世界。那里是我永远渴望,但无论我花多少努力都无法到达的地方。


我知道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进行清洁,现在一定邋遢的吓人,但即便看到我这幅丑态他的眼神还是和之前一样温柔。

或许.......就是这种温柔的眼神让我至今深陷其中,如同毒品一般让我完全无法脱离。


“你……是你把我囚禁起来的吗?”


说真的话刚说出口我就就后悔了,我并不希望从他嘴中听到肯定的答案,但是我需要一个理由,告诉我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


果断,不带一丝迟疑,真不愧是军人。我默默在心里为他赞扬了一下。


“你一直在骗我是吗,连和我是夫妻也是?”


“……是。”


沉默,又是沉默。


“为什么……”我喃喃道


“?”


“为什么……你可以用这么温柔的眼神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呢……?”我听到我的声音有点抖,虽然早就猜到了结果但果然,还是直接听到杀害力更大呢。

全身似乎都在疼痛,压得我连呼吸都变的迟缓。

感觉眼野变得模糊

别哭啊……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让他看见我狼狈的样子……


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直视着对方的双眼说道:


“我……”


停了一会儿,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我只好自言自语道:


“我啊,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了。”真是好笑,连心脏都没有在跳动的我又为什么会觉得心痛。


听见这句话他的眼睛突然瞪大了,露出慌乱的神情,伸手把我抱进怀中抱得非常非常紧,

“我不能现在告诉你!但是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对方强烈的语气让我有点惊讶,救我出去?这又是什么新的国际笑话。到底是誰把我带进来的!


莫名的觉得愤怒,我伸手推开他的怀抱,把自己摔倒在床上,翻过身闭上眼睛不想理他

“我要休息了,上将。不送。”


我知道他什么还在看着我,但我已经到了极限,只求他不要做些让我为难的事,如果他还惦记着和我做夫妻的情分的话。

当我感觉到床边的压迫感离开,铁门被关上的声音后,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放松下来,深深的疲惫感让我现在只想好好睡一觉。


或许我才是无情的那一个。


+++++++++++++++++++++++++

写完感觉内伤都要出来了 尼玛和我一开始想的完全不一样啊,后续什么的完全想不出来或者说没有文笔写得出来……就这么烂尾了,日。

【群号:216827194        欢迎一起来写文~\(≧▽≦)/~】


评论(2)
热度(5)

© Lゆ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