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奈因】同居后的日常生活(5-7)

·严重OOC
·脑里有坑
·只想写傻白甜啦
·所有的美好都属于奈因,ooc属于我



• 假设家里有只猫

伊奈帆家里多了只猫,

这当然不是他自己主动去养的。韵子接到任务要出去几天,这些天里就只好把这只不过9个月大的小奶猫寄放到伊奈帆家中,临走之前写了五张大纸告诉伊奈帆要怎么照料她的宝贝kitty。

“所以……这些都是给这只猫的?”斯雷因难以置信地看着堆在客厅里三大袋IKEA 蓝色大型购物袋,从袋子里掏出一只仿真塑胶甜甜圈,“我觉得猫不会喜欢吃这种东西的......”

伊奈帆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没有料到猫奴的痴迷程度,伸手挠了挠小奶猫的下巴,看着猫咪舒服得眯起了眼睛,总觉得这个小东西跟家里的某位有点相像。

(就这样两个男人一只猫的同居生活就这样开始啦~\(≧▽≦)/~)

Kitty是这只奶猫的名字,虽然是叫Kitty但跟某喜欢扎个蝴蝶结,无口面瘫猫却一点都不一样。Kitty非常乖,从来不到处小便,就是点小黏人而且有着一颗极强的好奇心。

每当夜里伊奈帆想和斯雷因进行某些有益身心的活动时,Kitty总要溜进来瞪着她那双祖母绿的大眼看着在床上进行和谐运动的两人,那双纯洁无暇的双眼看得斯雷因根本无法再和伊奈帆进行爱的交流。

虽然伊奈帆不认为自己是个性欲强盛之人,但是四天一次难道不是每对爱侣间的正常频率嘛?!像这样快两个星期了都没吃到肉是闹哪样!铁人都会软的好吗!

怨气冲天的伊奈帆当机立断打电话给韵子威胁她在两天内解决她的任务,要不然他就要对她的猫进行blablabla等一系列手段了,头一次看见这么孩子气的伊奈帆的斯雷因心里犯了个白眼,揉了揉伊奈帆的头顶,主动奉献出自己的吻来安慰伊奈帆。

最后不顾反对伊奈帆还是和斯雷因进行了爱♂的♂交♂流。
(被领着脖子关在门外的Kitty:喵喵喵喵???)

• 路灯下亲吻的影子

当斯雷因作为战犯从监狱里释放转而寄宿在监护人伊奈帆家里的时候,虽然名义上是自由人,但依旧是不被允许外出到公共场所。那时候斯雷因就讽刺地想这和在监狱里有什么差别?

不过作为战犯能够被释放这一点,斯雷因还是很感激的。他知道这中间有不少是伊奈帆的功劳,这也是他为什么在出狱后会选择伊奈帆作为监护人。

他说不清自己对伊奈帆到底是什么感觉,抛下了敌人的身份,斯雷因觉自己应该是和伊奈帆毫无交集的。他不懂为什么伊奈帆要这么费尽心思地帮助他。

所以当伊奈帆用了他认为最为激动的语气(其实没啥变化)告诉斯雷因他可以和伊奈帆外出一天的消息时,竟然内心有点惭愧。伊奈帆一直为了他的生活而努力,他却无法回报任何。

【我也得做些什么。】

坐在伊奈帆车里的斯雷因看着街上繁荣的景色有点恍惚。双休日的街道上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无论是被关在监狱也好还是家里也好,甚至是在火星上都不能一次见到如此之多的人。热闹的气氛多多少少地感染了斯雷因,他从未奢求过在沦为战犯之后还可以有这样这幸福。

看到斯雷因兴奋地盯着街上的行人,伊奈帆心里松了口气,他一开始还担心斯雷因是否不喜欢这样的外出,现在看来到时自己想多了。

“等下我们先去海边,我约了加姆他们来进行海边烧烤,晚上要是你喜欢,我们再来逛街吧。”

“嗯......”

斯雷因知道伊奈帆的那些伙伴们,或者可以说是战友,曾经通过伊奈帆和他们见过几次面,虽然对自己仍旧抱有警惕,但也对自己表示了友好。

斯雷因完全可以理解,他认为像韵子他们这种态度才是正常的,伊奈帆属于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物种。

–––––––我是不想写沙滩烧烤直接跳过的风格线–––––––

接近凌晨一点,白日热闹的街道现在几乎看不见人的踪影,偶尔会有一辆车从马路上疾驰而过,夜晚的街道看上去就像孤独的一人,只有昏黄的路灯照亮这路途。

“对不起,斯雷因。我没想到加姆他们这么能闹腾,还得让你陪着我一起走回来。”(ps:酒后不可驾车,而且斯雷因没霓虹驾照......)伊奈帆有点歉意地看向斯雷因,难得的出游就这么被破坏了。

事实上,斯雷因永远比他看上去要大度的多。斯雷因没有怎么生气,白嫩的脸上因为喝了啤酒的缘故先得有点红润,他觉得自己度过了几年来最开心的一天,“我没有生气”他笑着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在这样的街道上走过,毕竟我是个战犯,大庭广众之下总归会有些尴尬。不过晚上就没问题啦。”

他停下脚步抬起头看着头顶的路灯喃喃自语道:“都是因为你,我才可以呼吸到希望。”

“什么?”伊奈帆没怎么听清出对方的话。

昏黄的灯光照到伊奈帆的脸上,显得平日死板的脸变得温和了不少,伊奈帆不再是原来那个矮个子了,现在的高度刚刚好斯雷因可以把头靠在对方的肩上,成熟又稳重。

斯雷因盯着伊奈帆,第一次觉得似乎自己一生都可以交给对方。

我想吻他。脑子里有个声音告诉斯雷因。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酒精终于发挥出了它的作用,给予了斯雷因冲动的勇气。

路灯下的影子相互碰到了一起,两颗心终于融为了一体。

• 第一次握住的手

这是发生在斯雷因还被地球军关押在牢房里发生的事。

伊奈帆几乎每隔几天就会与斯雷因约好见面,同样的时间,同一张桌子,同样的国际象棋和永远的沉默。

似乎两个人的相见只是为了下一盘国际象棋。

斯雷因觉得自己实在是厌恨这样见面,天知道自己下国际象棋的技术有多糟糕,每次下棋十盘里面有九盘都是输的,还有一盘是伊奈帆同情自己下的太懒故意放水。一想起伊奈帆那张面部神经坏死的脸上唯一没被打伤的眼睛流露出同情自己的眼神,斯雷因就觉得心里没来由的一股气,神经质般的开始咬起手指。这是他在监狱里养成的不好的习惯,一紧张便开始不由自主地咬。

突然一指修长的手伸了过来抓住被斯雷因一只摧残指甲变得坑坑洼洼的手指“难得有这么一双漂亮的手,被咬坏了多可惜。”

伴随着动作的是对面一如既往平淡无趣的语调。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有几秒斯雷因脑内像是死机了一样,唯一的感知只剩下伊奈帆手心里传来的温暖。

愣了好几秒终于回过神来的斯雷因,觉得脸上温度直线上升,看着和伊奈帆相握的手,心里的烦躁像是被冰敷一样渐渐趋于平静。没有因为对方是自己的宿敌而心生厌恶,竟然还有点窃喜........

手指无意识的在伊奈帆的手心里轻轻摩擦,像是猫仔亲昵蹭着主人的手心。伊奈帆酒红色的眼睛变得更为暗沉,巧妙的将两只相握的手变成了十指相扣。

斯雷因敢打赌他一定是听见了大脑里发出类似原子弹撞击地表的爆炸声,他飞速抽回与对方缠绕的双手,瞪着那双蓝得透明的猫眼怒视着对方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猫,

“玩弄失败者也该有个底线,界塚上尉!时候不早了,我想在外面等着你的副官也不耐烦了,你请回吧。”看着突然就气急败坏急着赶人走的斯雷因,伊奈帆也没觉得有多大生气,在内心感慨了下类似猫科动物真是情绪多变,这样不明所以的结论后就在警卫官的带领下离开了会面室。

斯雷因在看到伊奈帆走后终于是松了口气,盯着前面与伊奈帆相握的那只手许久后,他做出了令人意外的举动。斯雷因用自己有些干燥的唇轻柔又虔诚地吻上了手心。

“伊奈帆是个笨蛋......

 

......我也是个傻瓜。”

––––––––––––––––––––––––––––––––––

灵感就像是拉肚子一样(x),想拦也拦不住!感觉写得好痛快晚上啪啪啪啪啪啪啪地就码了出来,就是想写些轻松点的日常啦,最近一直在看欧美文,写出来的斯雷因也奔放了不少2333333
最后

请小天使们多多给我评论!(真挚的大眼)

评论(2)
热度(25)

© Lゆ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