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維勇】花與言葉(上)「可愛的少女相思病」

①梗来自于一本同人漫画,非原创

②这是讲述一个身上长出花朵,只有所爱之人才能剪下的少女相思病故事

③大写的哦哦西

ARE U READY   ?

GO

勇利身上长出了花。

虽然很匪夷所思,但是就在某一天勇利早上醒来时发现自己周围充满着沁人的花香,枕头边上散落着白蔷薇的花瓣。勇利心里疑惑哪来的花瓣,半梦半醒中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洗漱镜前才发现自己的脖子后面的一片白影。

“欸??”

难以置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意外地摸到了蔷薇花梗上的尖刺,真实的几分刺痛让勇利无法相信自己可能是在做梦。

看着镜子中的和平日别无一二的自己,勇利觉得肯定是自己的起床方式不对,一觉起来发现长花了什么的,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公主系设定?!

“勇利,还没洗漱好么?不要让维克多先生等太久哦。”

母亲的敲门声的响起惊醒了在镜子前呆立了许久的勇利。他才想来维克多已经在滑冰场等他一起训练节目,

“马上就好!”急急忙忙地洗漱干净,脸上还带着水珠的勇利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地看着镜中自己脖子后面那朵绽放的白蔷薇,犹豫了片刻,他还是决定拿剪刀剪了它最好。

「要是让真利姐他们看见,担心就不好了。」勇利回到房间拿出了把剪刀,小心地拿着,从镜中看着它慢慢贴近花梗的根部后便用力地剪下,就在那一刹那间,一股强烈的刺痛从心脏出发出传遍全身,勇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唔!”

要不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拿着剪刀剪下,这突然起来的痛感还让勇利以为自己剪下的不是花朵而是自己的肉。撑着水池的勇利过了段时间才从疼痛中缓解,太阳穴因为刚才的疼痛还在突突地跳动着,可令他绝望的是自己脖子后面的蔷薇非但没有剪下,而且似乎又冒出了另一个花骨朵儿。

「救命.......白遭罪了QAQ.......」




﹉我是到了滑冰场的分割线﹉




“wooo!这么说来勇利就变成花仙子了~”

“喂!猪!除了这种花你还有没有长出其他品种啊,这种洁白到恶心的颜色怎么看怎么不爽啊!”

“哈哈哈,那不是很好吗下次和别人约会连花钱都省了,哈哈哈!”

“……”

勇利对那群围绕着自己脖子后面的花看个不停的人,从心底产生了中无力吐槽感。早上实在没有办法,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把自己长花了这件事告诉了周围的人。自家父母到没说什么,出乎他的意料,当他把脖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出现在滑冰场,并把这愁人的事情告诉对优子他们,自己长出花来一事时。他们脸上无一例外的露出了十分期待的眼神,而且还有不嫌事大的嫌疑希望他可以长出不同的花来。

“长出花来对勇利很不方便吧?真的不能剪吗?”优子有点担忧的看着勇利,“要是被当做实验材料被抓走怎么办?”

“唔.......是啊,如果按照勇利的话讲一剪就痛,那只能让它这样了。说不定以后勇利退役后可以开花店呐。”西郡想了想觉得这真是个好主意,就地取材真是太方便了。

“啊!”维克多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发光地看着勇利,激动地抓住勇利的手举到面前“其实勇利你是公主吧!对吧呐!”

“........”「等等!!!难道你们不应该想想怎么把这些花去掉么!话题偏啊喂!」心累的勇利已经放弃和这些人交谈了。

“啧,哪有这么麻烦。喂!剪刀给我!”尤里一脸黑线地看着洁白动人的蔷薇花覆盖在勇利颈部后边,夺过勇利手里的剪刀趁其不备滑到他的背后,一把抓住花梗,拿起剪刀就要剪下。

“住手啊!!尤里奥!它的根是长在我的皮肤上的啊!维克多!快来阻止他啊啊!”猝不及防的勇利不敢乱动,怕他剪到自己,但又害怕早上的疼痛再出现一次,无奈之下眼泪汪汪地求救于维克多来解救他。

听到勇利这么激烈反对他的话,本来只是开个玩笑的尤里一恼怒就顺手剪了下去,没想到就在剪下去的那瞬间,尤里感觉到本应柔软的枝条瞬间变得坚硬无比阻碍了剪刀的趋势,而恰好此时手里的剪刀被维克多夺走,意外的顺手剪了下去。

“咔嚓。”剪刀剪下去利落的声音响在了勇利身后。白色的蔷薇花完整的掉在了溜冰场的冰面上。

“诶?”说实在的,勇利除了感觉到一瞬间的微疼,之后完全就没有感觉了。看着自己怎么也剪不掉的花朵被维克多所剪下,勇利一瞬间有些呆愣。

“奇怪.......不疼啊.......”




就这样维克多肩负起了帮勇利剪花的任务。虽然尤里很想试试是不是只有维克多可以,但被勇利以【反对人体实验】的理由给强烈反驳了。而剪下来的花朵也被优子以装饰溜冰场环境的名义给收了过去。

那一天以后,勇利身上真如他人所愿长出了不同的花朵和植物。像四叶草,玫瑰,薰衣草,雏菊之类的,早上起床在枕头边上看到都已不再惊讶,但有天早上无意中从镜子里看见硕大无比的向日葵的花盘对着自己时勇利真是被惊得连牙刷都掉了出来,这下连围巾都围不上来遮掩的勇利只好打电话让维克多回来。闻声赶来的西郡一家一看见他被向日葵围绕的样子就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来,连优子都笑着安慰他以后可以随便吃瓜子了。

一脸悲愤的勇利真是恨不得找个角落把自己给埋起来。维克多憋着笑,拿着专门买来剪植物的修枝剪小心剪下向日葵交到勇利手里。看着手里娇艳绽放的向日葵,勇利陷入了深沉的沉思,思考自己如果一直长花的话退役后开个花店的可能性有多大。

虽然勇利一直觉得长花这事实在微妙,但再明白维克多可以帮自己无痛割除后也没有怎样再担忧过了。但是他渐渐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不,应该是别人提醒他才意识到似乎这花的生长变严重了.......

第一个发现的是维克多。

“咦?勇利一大早就有这么多花要剪啊,真是大收获啊。”

一大早维克多就被勇利从床上摇醒,还未完全睁开眼手里就被塞了把修枝剪,迷迷糊糊看着被花朵覆盖的勇利的背部,嫩绿色的藤蔓配上各种娇艳的花朵在白嫩的背部有一种神秘的美感,「真的要从女王变成森林公主系了」维克多心想。

因为每天帮助勇利剪花所以他可以感觉得到,从颈部开始长花的范围每天都再变得越来越大而且花的种类每天都在增加,自己认识的花也就这么十几来种,单勇利背上的就不止这些。如果一直扩大下去的话........维克多心头涌上一股恐慌。

第二个发现的是勇利妈妈。

“勇利他好像不再爱吃炸猪排饭了.........”勇利妈妈一脸愁容的看着维克多,母亲对于孩子总是非常敏感的,“明明这孩子原来这么喜欢,现在只能吃蔬菜什么的。”

“这么说来,勇利现在训练回来也不爱泡温泉了,说是太烫什么的,每次都是淋浴。”真利姐在一旁符合道。

「那看样子,昨天在滑冰场喝运动饮料结果吐了也不什么巧合。」维克多听完勇利最近的怪现象,撑着额头沉思。

维克多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他决定今天短节目训练完后就要找勇利好好问问。

“勇利最近是不是不爱吃猪排饭了?”那天下午,维克多坐在长凳的另一端看着勇利在长凳上做着跳跃训练,太阳照射在勇利光滑的脸上有一种透光的错觉,除了几分红晕,连一滴汗水都没有。虽然长谷津夏天并没有特别的高温,但是在太阳下长时间的训练,连汗都不出,这已经不是正常人的体质了。

“诶?维克多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勇利妈妈说勇利最近很奇怪啊,连奉为信仰的猪排饭都不吃了,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得。”

“如果非要说我最近有什么奇怪的话,其实我最近连吃生蔬菜都十分勉强........”勇利一脸茫然的看着维克多,不知道他找自己谈话到底是为什么,

“是不是最近训练量太大了,没胃口吃不下?”维克多追问到。

“这怎么可能,与其说是吃不下不如说是根本不想吃,感觉自己只要喝水就足够了。啊!维克多,花又长出来了!”正说着,一跳细长的藤蔓就从勇利的短袖口里伸了出来,牵牛花就这么以肉眼可见速度从一个花骨朵到绽放。

「连这种地方现在都可以长出来了么......」维克多看着勇利心下一沉,勇利,你难道没有发现你已经和植物一样了么?

﹉﹉﹉﹉﹉﹉﹉﹉﹉﹉﹉﹉﹉﹉﹉﹉﹉
后记:

这篇文章的梗来自几个月前看小排球的一本影日同人(有兴趣的可以评论告诉我),被这个梗给萌得不行,心里痒痒的终于还是写了下来,花吐病看多了,觉得这种甜中带虐的实在是要不得。这种又浪漫又不虐的少女病最棒啦。

评论
热度(37)

© Lゆず | Powered by LOFTER